10月不准放假要去排字

  • 编辑时间: 2020-08-07
  • 浏览量: 761
  • 作者:

台湾现在是完全自由开放的社会,只要不违法,大家可以随心所欲做想做的事。不过在戒严时期,很多现在看来理所当然的事,当时统统都不准做。例如曾经有段期间,台北市的中学生自9月起就没有假期,必须为了双十国庆、台湾区运动会,被动员去排字,成为国家庆典的人肉布景。

北韩动员数万民众在国家庆典上演的排字秀,能分秒不差地变换画面,宛如人体LED,举世称奇。其实在廿年前的台湾,每逢光辉的10月,台北市的中学生也要上演排字秀;先是为了欢迎归国侨胞于10月9日在体育馆举行的四海同心联欢晚会,有数千名学生手举牌字版排字;接着是10月10日在总统府前的阅兵大典,更有数万名学生头顶伞帽,排出国旗、中国民国万岁等图样;月底还要在区运会演出。

排字的创始人是北一女美术教师黄钧。他在1963年从教育电视台转任北一女后,先是创立仪队,设计各种队形;之后在1964年的北一女运动会,利用不同颜色的帽子与衣服,指导啦啦队排出简单的字样;接着在1969年的台北市中学运动会,指挥千名北一女啦啦队排出各种加油标语,大出风头。自此,每逢重大国家庆典、运动赛事,就会伴随北一女的排字演出。

在蒋介石刚过世的1975年国庆,为了提振国人士气,排字的规模更为扩大。当年在总统府前广场的两侧,各架起27阶高的看台;共容纳5500名北一女、景美女中学生,以手边的红、黄、蓝、白、绿、橘等色板,依照旗号指示,排出十大建设、国旗、蒋介石遗像、爱国标语等31套图样。

10月不准放假要去排字

这样的演出,让在阅兵台上的行政院长蒋经国大为感动,事后还特地写信给两校校长,转达对学生的感激之意。

黄钧也因此声名大噪,受邀前往史瓦济兰、巴拿马等同样是威权体制的邦交国,外销排字绝技。

除了高难度的手板排字外,还需要动员数万学生在介寿路(凯达格兰大道)上,头带伞帽(斗笠),排出巨幅的国旗、中华民国万岁等图样。虽然这不用变换图样,但通常需在烈日下站立数小时,当然也是苦不堪言。

10月不准放假要去排字

10月不准放假要去排字

在1987年解严后,这种剥夺学生休息时间、消耗学生心力的政治动员活动,自然也引发反感。就有学生投书抱怨,他们自9月起就没有假期,必须被迫投入各种练习,只要缺席就丧失全勤纪录;最后的演出成果,还要被侨胞嫌弃「了无新意」。

不过1992年的双十国庆,大概是受到1990年野百合学运的震撼;刻意要呈现国家落实民主宪政的形象,而以学生负责绝大部分的表演活动。于是以台北市为主的全国150校、5万余名学生被动员参与。

1993年动员学生数更超过10万人。其中在介寿路上的国旗、标语图样,就动员了27所高中职的2.6万名学生。

由于每年10月适逢中学段考,学生被动员参加国庆后,不只所有课余、休假时间都被占用,就连正常的上课时间也被剥夺;典礼当天更是体力、耐力的严酷考验,年年都有人晕倒、休克。不时都有学生、家长提出怨言。

特别在1994年10月席斯颱风侵台,台北市在10月8日下午发布陆上颱风警报,被动员的学生们还要顶着狂风暴雨冒险返家。因此位于气象局隔壁的北一女,有学生贴上大字报喊话「我们要回家」,更是引发强烈民怨。

因此,陈水扁在1994年底当选台北市长,勉强支援1995年的国庆演出后;随于1995年10月指示教育局,不得对外部单位的支援请求照单全收,未来台北市各校参与国家庆典,必须经过市长核示。

累积廿余年的民怨也瞬间爆发。就连新党立委李庆华都要求政府不该再动员学生支援国庆活动;从学生、家长、教师也大吐苦水,连上班族都抱怨交通因不断彩排而严重受阻。逼得教育部不得不出面宣示,未来会尽量尊重学生意愿,不要影响到学生课业。

然而,1996年首届民选总统的首次国庆大典,还是向台北市请求学生支援。陈水扁则于9月12日正式宣布,不再动员各级学校学生参加国庆及排字活动。国庆筹委会只好转而向台湾省政府辖下的台北县高中、职求援。

10月不准放假要去排字

有了1996年差点开天窗的惨痛经验后,1997年国庆大典就不再动员学生排字。

2000年政党轮替后,有部分年度的国庆大典曾动员台北市、新北市学生前来排字,但规模已大不如前。2006年的红衫军运动,让上千位反扁的学生家长对国庆活动大为反弹,要求支援学生临时缺席;陈水扁总统因此宣布,取消2007年的国庆活动。

2008年再次政党轮替后,恢复动员学生排字,但规摸再缩至仅剩数千人。立法院更进一步决议,教育部自2014年起不得再编列预算补助学生表演。当年那种大规模的学生演出,再也不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