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影像灌浇民主贫瘠恶土:那一年我们用生命争取的自由

  • 编辑时间: 2020-06-17
  • 浏览量: 443
  • 作者:
以影像灌浇民主贫瘠恶土:那一年我们用生命争取的自由大规模逮捕行动《520农民事件》

1988 年 5 月 20 日,由「云林县农民权益促进会」发起的农民运动,在总指挥云林农权会会长林国华、副总指挥萧裕珍,以及总领队李江海的带领下,从国父纪念馆出发,在行政院与立法院前,爆发激烈的警民冲突,总指挥林国华被镇暴警察打的头破血流。农民要求政府要保护农民权益,执政者却指称上街的是「假农民」,愤怒的民众愤而将立法院横匾拆下。在台北市城中分局前,要求「和平、放人」的大学生,在静坐中遭到宪警无情地镇压,被警察押进分局的人也惨遭刑求。 警方在事件中总共逮捕 120 多名群众,收押 96 名。

以影像灌浇民主贫瘠恶土:那一年我们用生命争取的自由

在这一天之内,我就被警方喷了好几次消防水,整身几乎都湿透了,还要被镇暴警察当暴民追着跑,这是我当年非常辛苦的街头摄影工作。这场警民持续了 19 个钟头流血冲突,隔天清晨我回到住处,新婚的牵手紫妃在客厅看到我满身是血回到家,以为我身受重伤,当时吓哭了,我告诉牵手,因为抱着一位被打破头的台大学生去台大医院急诊, 所以我的身上才会沾满血迹。

以影像灌浇民主贫瘠恶土:那一年我们用生命争取的自由声援海外返乡运动,台湾人有权回自己的家

根据美国台湾人社团组成的「台湾人黑名单处理小组」统计公布, 共收集了 439 名黑名单人士。黑名单处理小组指出,黑名单分成三类,包括第一类不准入台者,共有 108 名,第二类为签证受刁难, 共有 235 名,第三类为难以分类,无法回台者 96 人。八成以上的黑名单人士,都是拥有博士或硕士的专业人才,有些人因为主张台湾独立,违反「反共国策」,有些人因为担任台湾同乡会社团负责人与干部,就被国民党政府不给予加签,限制你回台。

以影像灌浇民主贫瘠恶土:那一年我们用生命争取的自由

1988 年 8 月 21 日,民主进步党在台北市举办「台湾人有权回自己的家」大游行,我帮忙製做了一条超大布条,与「为返乡而死」的陈翠玉海报,声援海外台湾人返乡运动。

以影像灌浇民主贫瘠恶土:那一年我们用生命争取的自由为返乡而死的女英雄—陈翠玉

1988 年,陈翠玉女士为返台参加世界台湾同乡会(简称世台会), 勇敢冲破「黑名单」,全球奔波。陈翠玉年事已高,不堪劳累,于 8 月 20 日病逝于台大医院。

以影像灌浇民主贫瘠恶土:那一年我们用生命争取的自由

1988 年 8 月 26 日,我负责布置陈翠玉在济南教会告别礼拜的会场, 廖耀松做了许多手举牌,林宗正牧师率领送葬队伍经过中山南路时, 林牧师临时决定冲撞总统府,进步妇盟的林秋满、袁嬿嬿等人率先越过公园路,加足马力直奔总统府。这一个突来举动,让在旁边引导队伍前进的城中分局员警措手不及,一路呼叫宪兵镇暴部队出来阻挡,因为是突发状况,这些宪兵根本来不及穿上镇暴装,只能穿着红短裤及白色内衣空手出来拦截,拿着棍棒阻挡陈翠玉送葬队伍前进,这个抗议黑名单的不公不义的行动,成功达阵总统府,让博爱特区的军警大为紧张,引发一场小冲突。

以影像灌浇民主贫瘠恶土:那一年我们用生命争取的自由以影像灌浇民主贫瘠恶土:那一年我们用生命争取的自由挑战禁忌的郑南榕

郑南榕不是公职人员,也不是民主进步党员,无心参选,也无意组织派系,他志在发起各种运动打破禁忌,突破戒严。1987 年 4 月 18 日,郑南榕在台北市金华国中的演讲会上表明:「我是郑南榕, 我主张台湾独立」。1988 年 12 月 10 日,郑南榕在《自由时代》杂誌,刊登旅日学者许世楷博士写的《台湾共和国新宪法草案》,引起当局强烈的震撼,国安局便指示法务部要法办郑南榕。1989 年 1 月 21 日,郑南榕收到叛乱罪的传票,当时已经解严一年半了。

郑南榕在收到传票六天后,坚决地表示「绝不出庭」。郑南榕强调: 「我只是秉持追求新闻自由、言论自由的理念而已。我秉持一贯追求言论自由的精神,一定要行使我的抵抗权,抗争到底。」

以影像灌浇民主贫瘠恶土:那一年我们用生命争取的自由

1989 年 1 月 27 日,郑南榕开始将自己关在办公室内,在杂誌社里布署防御工事,于铁门、铁窗加上铁丝网,并且準备了三桶汽油和一支打火机,藏在办公桌下。他开始为期 71 天的「自囚」生涯,以非暴力的方式,表达对此「叛乱罪」之抗议。拘提前夕,郑南榕告诉卢修一:「如果我死了,我不会白白牺牲,一定能对后来的人有深远的影响。」

1989 年 4 月 7 日,国民党出动大批警力,时任台北市中山分局刑事组组长侯友宜率霹雳小组攻坚。郑南榕为了坚持台湾独立的言论自由抵死不从,甘愿自己活活烧死,以身殉道,而这把火也照亮了台湾自由与人权。 老实说,我很难忘记那一幕。 1989 年 4 月 7 日早上 10 点,我是第一个跟随民进党创党主席江鹏坚进入自由时代杂誌社拍照记录的摄影师,我在总编辑室看见郑南榕那一具挺直、振臂、焦黑的身体,一边纪录,一边掉泪。30 年过去了,那是一段令我刻骨铭心的记忆,也是我一生中最难过的一次摄影记录。

以影像灌浇民主贫瘠恶土:那一年我们用生命争取的自由以影像灌浇民主贫瘠恶土:那一年我们用生命争取的自由台湾民主印象讲座:我们的青春在街头与谈人:邱万兴(民主运动影像纪录者)、李筱峰(台北教育大学名誉教授)时 间:2019 年 7 月 3 日(週三)19:30-21:00地 点:栾树下书房(台北市大安区温州街 24 号)本活动为免费参加

以影像灌浇民主贫瘠恶土:那一年我们用生命争取的自由

本文摘自《台湾民主印象:邱万兴摄影集 1986-2016》一书。

以影像灌浇民主贫瘠恶土:那一年我们用生命争取的自由台湾民主印象:邱万兴摄影集 1986-2016
    作者:邱万兴出版社:典藏文创 出版日期:2019/05/01读册购书

    相关文章:

    以镜头见证台湾民主萌芽:党外人士正式和国民党掀牌以镜头为自由民主发声:觉醒人民喊出主张「台湾独立」《台湾民主印象》新书发表 郑文灿:民主活教材大家要多买从纪录民进党冒死组党开始 邱万兴:明知险路却勇往直前